高清視頻會議攝像機
 
首頁 → 新聞中心 → 揭秘阿迪達斯機器人工廠,是否只是一個昂貴的情懷故事?

揭秘阿迪達斯機器人工廠,是否只是一個昂貴的情懷故事?

雷鋒網按:機器自動化、智能化取代人工,不僅出現在傳統重工業領域,現在它也悄無聲息的進入了服裝行業。阿迪達斯就是其中的一員。該公司最近推出了新的商店和工廠,就選擇了高科技作為最大賣點。機器人制鞋、掃描定制羊毛衫、能應對90度拐彎的運動鞋……然而這些到底是真槍實彈的革新,還是只是情懷、噱頭,還有待考證。
日前Wired記者走進阿迪的科技工廠Speedfactory,深度探訪,揭秘了這家老牌體育運動服裝商在轉型路上的探索、愿景以及困惑。雷鋒網為您做如下編譯:
圖片
去年冬天,運動服裝巨頭阿迪達斯(Adidas)在柏林的一家購物中心內開設了一個彈出式商店。這家精品店名為Storefactory,是該公司實驗的一部分。這個名字相當于直截了當的做了自我介紹,就像德國復合名詞那樣。它只提供一種產品:現場定做機器編織美利奴羊毛衫。客戶在展廳內進行身體掃描,然后與員工一起設計自己的定制套頭衫。每件價值大約250美元,幾小時內就在玻璃墻后面做好了。
據報道,玻璃背后的微型工廠主要由三臺工業針織機組成,這些針織機將像點陣打印機一樣將針織衫“吐”出來,據報每天只能生產10件衣服。但是這個實驗的重點不在于增加銷售量。而是要衡量客戶對阿迪達斯最近投資的一系列概念有多少熱情:包括數字化設計;本地化、自動化制造和個性化產品。
Storefactory只是對這些想法的一個小測試。更大的實驗已經在進行中。 2015年底,阿迪達斯在德國安斯巴赫(Ansbach)開設了一家全新的高度自動化的制造工廠,距離其總部大約35英里。這家名為Speedfactory的工廠將把一小部分人力與技術相結合生產跑步鞋,包括三維印刷、機器人手臂和電腦編織等。以往這些跑步鞋通常都在遙遠的中國、印度尼西亞、和越南等地制造。該工廠將直接迎合歐洲市場,數字設計可以無限調整,機器人可以無縫地將它們轉換成根據歐洲大陸運動鞋的偏好而定制的鞋類。通過讓工廠更貼近消費者,阿迪達斯可以跨越航運延誤和費用。阿迪達斯創新集團副總裁Gerd Manz說:“我們所能提供的是速度。 “我們可以在幾天內對消費者需求做出反應。”
阿迪達斯聲稱,Speedfactory是“重塑制造業”。媒體報道也同樣口出豪言。 有經濟學家寫道:“將產品帶回家,這個工廠正在重塑一個行業。”
工廠陷入“自動化取代人工”的緊張話題
2016年9月,第一雙Speedfactory運動鞋上線:一款名為Futurecraft M.F.G的限量發行版跑鞋。(德國專供)。 為了宣傳它的發行,阿迪達斯公司推出了一個3分鐘的預告片,不僅展現了鞋子,還包括它的制造過程。 充滿懸疑而緊張的電子音樂為一系列未來派特寫奠定了基調:電腦鍵盤上的灰塵白色殘留物,各種數字控制面板,橙色機器人手臂滑動著開始工作。 阿迪達斯在柏林發布500雙Futurecraft M.F.G. ,人們在街上露營購買,運動鞋幾乎立即售罄。
圖片
除了推出Futurecraft M.F.G.之外,阿迪達斯又發布了一個重大的消息:不久將在亞特蘭大建設第二個Speedfactory。制造業的未來也來到了美國。
今年十月,該公司宣布了一個名為“AM4-Adidas Made For”的項目——一系列根據不同“跑步影響者”的意見進行設計的運動鞋,外表的剪裁設計是針對特定城市的需求量身定做的。據說鞋子是圍繞著獨特的本地挑戰跑步者:在倫敦,顯然,許多跑步者步行通勤;他們需要黑暗的夜晚和下雨天的高能見度的運動鞋。紐約市一直在建設中,并以網格形式設計,因此跑步者需要一種能夠靈巧應對眾多90度拐角的鞋。洛杉磯在海邊,且很熱。在上海的初步研究表明,人們主要在室內鍛煉。所有的AM4鞋子都將在公司的兩個Speedfactories中制造,并限量發行。
有時候我都被這些搞糊涂了。我困惑的是,市面上大多數還不錯的運動鞋都能夠應對曼哈頓網格狀的街道布局。還有,如果 Speedfactory 的賣點是快速制作并送達,那為什么要用它來生產要從德國運到中國的跑鞋呢?(公司的最終的目標是在更多的地方開設 Speedfactory,但不是現在。)
Speedfactory似乎適合一個更大的經濟概念;只是我不確定哪一個。阿迪達斯并不是唯一一個投注在定制化上的公司;近幾年幾乎所有主要的咨詢公司,麥肯錫,貝恩公司,德勤,都發表了一個關于“大眾個性化”如何成為未來的浪潮的“生死抉擇”的報告。乍一看,Speedfactory似乎同時促成了兩個夢想:一個是分布式制造的時代的到來,即3D打印時代,另一個是以及Donald Trump在大選時候的幻覺式承諾:工廠工作即將回歸美國。該工廠過分依賴機器人的故事,也被納入到關于“自動化取代人類工作”的緊張話題范圍之中。
我性格中憤世嫉俗的一面,讓我懷疑Speedfactory是否是一個精心制作的、昂貴的品牌演習。與我們當前創新時代的許多新思路一樣,我不能確定圍繞Speedfactory的言辭是樂觀還是諷刺性的。我特別好奇這對美國意味著什么。但亞特蘭大的工廠還沒有開放。所以我去參觀了安斯巴赫的ur-Speedfactory——事實上就是Speedfactory的雙胞胎。為了了解美國南部的制造業的未來,我需要在巴伐利亞州中部的一個玉米地行駛約5800英里。
圖片
第一個 Speedfactory, 在德國安斯巴赫,第二個即將開在亞特蘭大
阿迪達斯德國總部感覺就像穿著運動鞋在表演胡桃夾子
ADIDAS的總部位于紐倫堡郊外的Herzogenaurach,該城鎮坐擁22,000人口,作為阿迪達斯和彪馬的所在地而聲名遠揚。競爭對手的(彪馬)運動服裝公司是由阿道夫(阿迪)和魯道夫·達斯勒(Rudolf Dassler)兄弟兩兄弟創立的,傳聞二戰期間他們倆在掩體內吵翻了。一段時間以來,他們的競爭據說已經導致了赫爾佐根(Herzogenaurach)的分裂。赫爾佐根被稱為“彎脖子鎮”,因為當地習慣通過看對話者的腳下,先低頭看看談話者的鞋子來確定他們來自哪個企業以及支持哪個陣營。
在阿迪達斯的園區里,這并不是一個問題,因為在那里陣營是一清二楚的:視線所及的所有人都在穿著由雇主制作的運動鞋。被稱為“體育世界”的園區占據了龐大的146英畝的前納粹空軍基地——該公司更愿意稱之為美國的舊軍事基地。 (1945年被美國軍隊征服后,基地于1992年被交還給德國政府,5年后被阿迪達斯收購)。一些原來的軍營仍然矗立著,被改作辦公場所,它們在一個名為Stripes的封閉玻璃自助餐廳邊投下奇怪的剪影,以及一個名為Laces的棱角分明的辦公樓,看起來像一個設計很高級的的機場候機樓。在Laces內部,玻璃走廊優雅地十字交錯延展,仿佛穿過鞋眼的鞋帶。
園區內擁有一個全尺寸的足球場,一條賽道,一個拳擊室和一個戶外攀巖墻。 有多個室外場地供沙灘排球,籃球和網球使用,員工經常使用它們。7月初我訪問時,小群小群的穿著鞋子的工作人員在園區里孜孜不倦的跑步,穿過人行道進入林間小徑。無論在場上還是場外,幾乎每個人都穿著阿迪達斯的服裝和運動鞋。 盤狀機器人割草機在草地上翻滾著。 雖然作為美國猶太大屠殺幸存者的后裔,面對數千名統一標志的年輕人在前德國空軍基地中,我有一種感到有些不安的傾向,但這個園區確實充滿活力,生機勃勃。 來自世界各地的員工似乎健康又快樂。 就好像穿著運動鞋在表演“胡桃夾子”一樣。
與總部體育世界相比,距離總部一小時車程的Speedfactory,是一個相對沒有特色的方塊狀工廠。它坐落在上面提到的玉米地中間的白色辦公樓內,外部標有阿迪達斯和長期生產合作伙伴Oechsler Motion的標志,該公司負責經營設備。我和其他一些游客一起去那里參觀。在一個鋪有地毯的門廳里,我們穿上了厚重的橡膠鞋,這是一種保護措施。由于行動受限,我們沿著走廊向建筑物后方一步一步慢慢走去。
工廠是白色的,很明亮,大小接近一個家得寶(美國連鎖家居店),高高的天花板,沒有窗戶。人不多,但也沒有那么多機器。裝配線由三個部分組成,激光切割針織物(由機器人),成型和縫制(由人類),并融合到鞋底(協作,多步驟,人機結合的過程)。在房間的盡頭,一個橙色的機械手臂高高地坐在泡沫塑料機器的底座上,以一種莊嚴、高雅且預先編程好的方式擺動著。
Speedfactory內部生產運動鞋的原材料極少:工程編織面料卷; 手指寬的半硬質熱塑性聚氨酯條,熔合到鞋的外部以使其具有結構;熱塑性聚氨酯白色顆粒,用于阿迪達斯標志性增高鞋底;意大利進口的橙色霓虹燈內膽;和一個“浮動扭力桿”,據稱是為了增加支撐,看起來像一個雙頭宮內節育器。
一名工作人員一邊吹口哨,一邊將激光切割的奇形怪狀的針織物放置在傳送帶上。他們看起來有點像Darth Vader的頭盔。傳送帶將它們滑送通過帶著彩色玻璃的白色的立方形盒子,機器將熱塑性聚氨酯帶條以精確的方式熱熔在織物上。一名騎著白色叉車的工廠工人緩緩駛過。
另一名工人將盤狀織物放回人類操作的縫紉機線上,工人們使用縫紉機將縫隙縫合在一起,形成鞋子的立體雛形,也就是運動鞋的鞋面。然后另一名工人將它們套在一個有兩只模型腳的裝置上進行拉伸,這兩只模型腳的樣子好似背后有一個真人在駕駛飛機。
然后工人將腳分開,并放置在一個大型的玻璃容器內。接下來 93 秒里發生的事情只能用戲劇二字來形容了,機器的大門滑下,一道光從鞋子的腳面上亮起,針織的鞋面與鞋底融合了。在傳統的制鞋廠里,這個過程一般都是手工粘合,粘貼結果雜亂且不精確。在這里,這臺機器就像是一個新型的高科技簡易烤箱一樣。最后,一個人類工人會為鞋子穿上鞋帶。
圖片
整個過程令人著迷。當我靠著公共汽車的窗戶回到紐倫堡的時候,我意識到我至少有五個小時沒有想過第二次世界大戰,這是我在德國時代最愉快的一次經歷。
商界有一個強有力的說法,就是所有的公司本質上都該是科技公司
SPEEDFACTORY和STOREFACTORY都是阿迪達斯內部的一個分支,他們專注于一種名為“未來團隊”的新技術——類似于運動鞋收集領域的Google X。這個部門在5000人的營地里相對算是小的,它對未來的定義很質樸:也就是未來2到7年的時間。“我們就像公司內部的一個小公司,”一個名叫克勞斯的高大、愛交際的員工告訴我。他用手勢指向未來團隊辦公室的玻璃門——就在Laces的后面——他的聲音里有一種令人窒息的緊張,不停地低語著;就好像他說的一切都是有魔法的。“我們努力推動我們的公司:加油,別懶惰,動起來,進入一個新的領域。”
以Storefactory為例:克勞斯描述了這個想法是如何在全球范圍內擴展的。用戶(我討厭“用戶”這個詞,他嘆了口氣說)進行一次身體掃描,然后就可以訂購定制的衣服,并能配送到世界各地。他說:“未來將變得更加通用和自由。”
在未來的團隊辦公室里,一個小型工業機械手臂正抓著一只運動鞋,那只工業機械手臂是德國自動化公司庫卡制造的,叫做“LBR iiwa”。工程師們正在試驗探索它在Speedfactory中的英勇。它的設計是針對輕便而復雜的裝配工作,因而它的手臂很敏感,并且對觸摸反應很靈敏。它彎曲而光滑,就像皮克斯電影里的東西,或者是性玩具。
一些未來的團隊的工程師提出,讓我自己親手指導機械手臂做一個動作。我小心翼翼地把胳膊交叉成8字形,等待機器人重復這個動作。但它仍然不動;運動鞋軟綿綿地掛著。其中一位工程師皺起眉頭,在控制面板上敲了敲。我問他們,他們認為在Speedfactory機械手臂能扮演什么角色。就像許多對未來團隊提出的其他問題一樣,答案要么是最高機密,要么是尚未確定。“如果你有一個可以環繞金屬線的機器人,那你可以用完全不同的材料制作鞋,”工程學高級總監蒂姆盧卡斯說。然后他自己停了下來。“機器人可以在三維空間中工作。你不一定非要使用模板來取材。你可以創造新的、非常有趣的材料。”
Klaus又出現了,他拿著一杯半滿的從營地的冰沙酒吧取的紫羅蘭色飲料,是的,他稱之為“Purple Rain(紫雨,歌名)”——“懷念一下普林斯(著名歌手,紫雨的演唱者),”他解釋道。他帶我穿過Laces,我們經過了一個類似于閣樓的“創客實驗室”,是仿照黑客空間的,里面裝滿了紡織品、材料箱,還有一系列用于縫紉、木工和3d打印的機器。在一個中庭,員工們聚集在參天的、生機勃勃的大樹旁;他們在一個圓形劇場的敲著他們的筆記本電腦,在午餐時間,那里會定期舉行類似TED演講風的特色演講。整個場景就像一個由運動員組成的初創公司。
在世界上最具價值、最有影響力的公司幾乎都來自西海岸的情況下,商界有一種強有力的說法,即所有公司都應該成為科技公司,否則就有可能被淘汰。正如諺語所說:創新或死亡。未來的團隊成員頻繁且熱情地談論他們致力于研發的“開源方法”。去年10月,AM4系列發布,一段疊加視頻展示了跑步者以及Speedfactory的長鏡頭,其中有一個惟妙惟肖的聲音模仿了宇航員在月球緊急發出的微弱無線電連接的聲音:“運動員數據驅動設計,”這個聲音神秘地說。“開源共創。人與機器。這聽起來有點像一個算法生成的硅谷詞云。“創新的生產線”,它繼續說道。“從幾個月到幾個小時,加速制作工藝。為運動員量身優化。”
這已經不是阿迪達斯第一次在他們的產品和品牌上強調技術了。1984年,該公司推出了一款名為“Micropacer”的鞋,它可以用一臺小型電腦計算距離、速度和卡路里。同年,它推出了一款帶有可卸除泡沫材料的運動鞋,它的密度可以變化。近年來,阿迪達斯推出了一系列高科技的獨家運動鞋,其中包括“未來工藝4D”,夸口其擁有一個3 d打印的“光和氧制造”的鞋底。最近,阿迪達斯一直在使用更可持續的材料,最近還發布了一些“Parley Ocean塑料”的產品:一家非營利性組織在馬爾代夫收集的回收塑料。
圖片
不僅僅是產品本身的有形品質,阿迪達斯也在改變長期以來消費者對于時尚的認識方式。由于運動鞋的制造與亞洲的血汗工廠緊密相連,阿迪達斯和耐克等公司長期以來一直在淡化其產品的起源。但隨著對可持續性、機器人技術和個性化產品的推動,阿迪達斯正在鼓勵消費者不僅考慮他們的鞋子從哪里來,而且要為其起源故事支付溢價。在更傳統的工廠,比如中國的工廠,以及在以更高的產量生產鞋底。它們不需要在Speedfactory里制造。對我來說,在高技術環境中生產的零部件讓我覺得不太可能優化供應鏈,,而更像一種自豪感——一個可以講的故事。科技,或者至少是它的美學,有一個光環效應。
當亞特蘭大的速度工廠在今年年底開張時,它將帶來160個新的工作崗位。官方宣傳路線是,Speedfactory的機器人不會取代人類,而是為“技能熟練”的工廠工人提供就業機會。職位清單包括質量檢查人員、裁縫師、有機器人技術經驗的工藝工程師,以及熟練掌握機械加工技術的技術人員。Speedfactory將生產約50萬雙鞋,這僅是阿迪達斯全年產量的一小部分,該公司的年產量接近3億歐元。Speedfactory的運動鞋,至少在短期內,很可能會賣給那些愿意為限量版鞋子支付260美元的小眾消費者。
一些經濟學家看好速度工廠這樣的概念,認為這是一個更大趨勢的開始。“我們終于擺脫了過去20年的制造業陷阱,”華盛頓的進步政策研究所的首席經濟策略師Michael Mandel說,他指的是離岸制造大規模轉移到亞洲。自動化的改進現在終于可以替代廉價的外國勞動力,這自然會使工廠更接近消費者的位置。隨著制造業從海外大規模生產轉向定制、本地制造,新的工作崗位將為人類工人打開,其中有一些還有待揭曉。“過去我們在制造建立分銷渠道,”Mandel說,他譚搭配離岸工廠的中心地位,“現在我認為制造業將會圍繞著分銷而建立。”
然而,就目前而言,阿迪達斯并沒有太多的動力去改變它的全球供應鏈。近年來,該公司的表現極其優秀。在2017年第二季度,銷售額增長了21%,所有跡象都表明他面對主要競爭對手耐克公司占據上風。康奈爾大學的工業關系教授Sarosh Kuruvilla說:“如果你是耐克或者阿迪達斯,你通過將勞動力分包到眾多工廠和國家,就能賺到足夠的錢,所以沒有什么緊急的必要改變現狀并投資自動化。”“人們喜歡談論科技是如何改變世界,在這種事情上有很多泡沫。人們必須密切關注經濟形勢。我認為這個過程其實會緩慢得多。”
相反,Kuruvilla將Speedfactory視為美國制造業的大規模變革的先驅,而不僅僅是一家公司試圖跟上消費者預期的步伐——這些預期不是由像耐克這樣的歷史競爭對手來設置的,而是是像亞馬遜這樣的快時尚和科技公司的趨勢所塑造的。Kuruvilla指出,如果今天的消費者期待著快速的送貨和豐富的選擇,這在一定程度上要歸功于亞馬遜的Prime。換句話說,Speedfactory代表阿迪達斯試圖快速開發可定制產品的能力。阿迪達斯已經開始嘗試在鞋子里嵌入芯片——這樣有一天就可以收集消費者行為數據,并進而提供更多定制化的設計。
今年春天,亞馬遜申請了一項生產“按需”服裝的制造系統的專利,它已經擁有了大量關于購買和消費習慣的數據,以及直達消費者的路徑。這正是阿迪達斯的未來團隊所期待的,以及在很多方面他們希望能夠擊敗亞馬遜。
圖片
阿迪達斯用一個踢球機器人在總部測試產品
在我訪問期間,阿迪達斯的首席信息官Michael Voegele提到了亞馬遜的專利,并將運動服裝行業與出租車和酒店行業的現存企業進行了比較。“我們不想被外界打擾,”他解釋了Speedfactory背后的一個推動力。“我清醒的看到一家家公司被同時提供云服務的網上商店(指亞馬遜)所打敗,他們的算法甚至混亂到在文學作品翻譯旁邊推薦可充氣家具。”
科技行業的幽靈隱約可見,既是一種渴望,也是一種威脅。我在紐倫堡的鵝卵石街道上步履沉重的走著,回想起Voegele的評論,感到一種悲傷和同情,這是我從未對一個企業感受到的兩種情感。所有這些關于技術進步和能處理90度角的跑鞋的說法。所有這些關于創新的討論,海洋塑料,3d打印的鞋底。有太多的不確定性。我在想,我們是不是都在做同樣的事情:盡最大努力在未來找到一個立足點,然后盡可能長時間地保持自己的地位。

首頁 | 關于韋斯 | 新聞中心 | 產品介紹 | 解決方案 | 成功案例 | 網站地圖 | 客戶服務 | 聯系我們

實名:高清攝像機,視頻會議攝像機,高清視頻會議攝像機,自動跟蹤攝像機,高清圖像跟蹤攝像機,索尼高清會議攝像機,會議攝像機,錄播高清攝像機韋斯科技
直通:高清攝像機,視頻會議攝像機,高清視頻會議攝像機,自動跟蹤攝像機,索尼高清會議攝像機,會議攝像機,錄播高清攝像機,錄播高清攝像機
營銷中心電話:(010)56245838/58537678/57269255/57266176 商務傳真:(010)51413259 網址: www.hdcam.com 京ICP備10040008號
© 2008-2009 北京韋斯達通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高清視頻采集卡、高清攝像機
VGA采集卡、RGB采集卡
利来国际老牌注册登入 - w66.com利来集团 - w66.com利来国际ag旗舰官网